联系我们
  • 地址:重庆市南岸区南滨路162号2幢
  • 邮编:400061
  • 电话:62630613
  • 传真:62630613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专题聚焦 > 党风廉政建设

忏悔录

文/重庆市纪委监委网站   图/   责任编辑/   2018年11月07日   字体:【    

 

迷信“圈子文化”的园区主任

 

 

——重庆市西彭工业园区原党工委副书记、管委会主任

 

 

违纪事实

2016年7月,重庆市纪委对重庆市西彭工业园区原党工委副书记、管委会主任周亮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。经查,周亮违反政治纪律,对抗组织审查;违反廉洁纪律,收受礼金;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,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收受巨额财物。周亮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忏悔书节选

2016年7月14日,因涉嫌严重违纪,我被组织审查。这一天对我来说,是终身记忆,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,是晴天霹雳。我听到了来自外界的惋惜声,我听见了领导们的叹息、看到了父母的忧伤和妻儿无助的泪水。我后悔得几度绝望、痛不欲生。我的人生、我的青春、我的事业、我的美满家庭就这样被我毁掉了。

我的家庭出身很普通,自小家境不是很好,我总觉得自己比周围的同龄人生活上差了那么一截。那个时候起,我就告诉自己:以后一定出人头地,我要比过周围所有的人。我心底里的攀比心,让我不能用平常心去面对自己事业上的进步。

当领导了,身边接触了一些领导和企业老板,他们的生活、他们的“圈子”让我耳目一新,一件外套几万块,一块手表几十万,坐的是进口名车,住的是高档别墅,打牌娱乐一次输赢动辄几万元。他们很愿意让我进入他们的“圈子”,比如,有时候玩麻将缺人也让我参加,那个时候,我其实心里是忐忑的,每次输赢上万元,一个月工资才几千元,心里怎么不慌,但见老板们气定神闲,自己要在这个“圈子”混,也要装出一副“适应”的样子。

这些年来,自己一路顺风顺水,不断成长进步。渐渐地,我把自己的成功归结于自身的能力,我以为这权力就是自己的。正是这样,一些人依靠我权力的关照谋了“福利”,给些“好处”,给这个权力的拥有者,就是我,那是很自然的事。

其实,从内心上讲,腐败受贿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,这谁都知道。我以为“圈子”“关系”重要,能够摆平事,所以一谈到法律责任,我总是刻意选择性回避,总是以“不会出事”“出了事找人”“有挡箭牌”等来安慰自己。因此,组织上安排的党风廉政学习、法律知识培训考试,自己都是从未正确面对和重视过。

长期以来,我都能在许多不同的渠道听到反腐倡廉的声音,但我总是自以为:贪欲是每个人固有的人性所在,共产党员不能贪,那是组织要求,有的人做到了,有的运气差一点被查到了。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,我总觉得,反腐工作要搞,但总是会控制一定的范围,主要还是看形势的需要,不会真刀真枪。我茫然而不自知,“壮士断腕”“刮骨疗伤”,中央反腐早已下定了决心。现在想来,自己有负组织的信任和期望,自以为搞点小动作,收点老板给的“好处”,不是什么祸国殃民,不会有碍国家繁荣稳定,这真是大错特错,我深悔之。

案件剖析

政治生态污浊,从政环境就恶劣;政治生态清明,从政环境就优良。周亮案折射出了重庆市西彭工业园区政治生态上存在的问题,这样的政治生态又与周亮“既想当官、又想发财”的错误思想产生恶性的化学反应,导致这个曾是全区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急速腐化,在干部队伍中产生了极坏的影响。

周亮从基层干起,通过努力,得到了组织的认可和信任,他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,但是职务的升迁并没让周亮意识到更重的责任,而是自得自满。对于干部成长,他有自己的一套歪理邪说:拉关系,混圈子才是提拔升迁的关键因素;即使有些问题,只要关系到了位,一样能够摆平。他偏听偏信所谓的潜规则,对于中央和市委的三令五申却毫不在意,缺乏起码的政治鉴别力和政治定力。正气丧失,浊气上升,是周亮精神气质的最大特点。因此,他把商人的“围猎”当成自己的“成功”,把捞钱当做从政的目标,相信所谓的圈子可以解决一切问题,这必然导致他一步步滑向犯罪的深渊。

“当官没意思”“出来自己干才实在”,这是时任九龙坡区委常委、西彭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王元开对周亮的“教诲”。作为周亮所在班子的班长,王元开不仅自身作风腐化、道德败坏,还向周亮灌输严重扭曲的价值观,甚至安排、授意周亮送红包、拉关系、混圈子,一定程度上让周亮污浊的精神气质进一步恶化,让他更加迷信和依赖所谓的圈子,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最终彻底腐化,成为一棵“烂树”。

  各类园区、平台公司是各地抓经济发展的主战场,是政府服务市场、面向企业的第一线,风气正不正直接关系到当地的投资环境,关系到一个地区的发展。周亮案反映出园区政治生态恶化后,在土地出让、工程建设、大额资金使用、政商关系上出现了大量问题。这警示我们,越是要发展,越是离不开党的建设,园区党组织要把党内监督的主体责任切实履行起来,落实好“一岗双责”,掌握队伍思想动态,系统排查风险点,强化决策程序的规范执行,为各类经济活动的健康有序推进提供组织和纪律保障。

  政治生态就和自然生态一样,稍不注意,就很容易受到污染,一旦出现问题,再想恢复就要付出很大代价。维护政治生态是每名党员干部的义务和责任,必须提高政治站位,始终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,严格对表对标党中央的要求,敢于旗帜鲜明地和污染政治生态的行为做斗争。同时,必须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,确保领导干部立正身、讲原则、守纪律、拒腐蚀,形成一级带一级、一级抓一级的示范效应,营造出风清气正的从政环境。

 

 

 

 

最后“捞”一把 用足权力“有效期”

 

 

——重庆市原外经贸委党组成员、副主任何为案件警示录

 

违纪事实

  2015年7月,重庆市纪委对重庆市原外经贸委党组成员、副主任何为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。经查,何为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,利用职务便利,为他人谋取利益,收受财物数额巨大,情节严重,在十八大后仍不收敛、不收手。何为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忏悔书节选

在我60岁生命历程和40年工作经历即将划上圆满句号时,自己却走到岔路口上去了,这一切错在自身,我认罪知罪,悔不当初,难以用语言表达内心肝肠寸断的悔恨之情。

我走上这条犯罪的道路,就是长期放松思想改造和党性锻炼,主观蜕变的结果。走上领导岗位后,拥有手中的权力感到十分陶醉,慢慢的对政治学习、廉政教育变得漠不关心走过场,要么请假不参加,要么人在心不在,更说不上抽时间自觉学习了,党风廉政要求和反腐典型案例也是随便翻翻,过几天就当废文件处理了,从来没有认真阅读,更不说入心入脑反思对照找差距,引以为戒,警钟常鸣。每次汇报学习心得也是从网上找几篇别人的文章七拼八凑应付交卷,没有一句是自己的深刻认识。

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,放松政治纪律和廉政要求,没有始终保持干净清廉的朋友圈、生活圈,错误的认为交朋友,业余爱好是私人空间,与工作履职没有关系,麻痹随意,不加选择乱交友,有利可图是朋友,一步步被所谓的朋友拉下水,成为他们发财的工具。工作中,一些不法商人找上门来交朋友拉关系,有的对我姐弟相称,嘘寒问暖,逢年过节送名牌包包化妆品,游山玩水吃海鲜,有的感情投资放长线,有求必应伺机拉拢,我们之间无论是年龄差距还是文化背景,都没有做朋友的基础,有的连真实姓名都搞不清楚,我的这个朋友圈就是一个利益圈,他们“追捧”我手中权力能解决指标、协调关系,带来丰厚利润,我则贪图他们能够满足自己追求奢侈名牌的虚荣和痴迷玩股票、腐化堕落的物质生活享受。

案件剖析

2015年7月,何为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,此时距离她正式退休还有不到3个月的时间。梳理何为的违纪问题发现,她的违纪行为主要集中在退休前几年,利用分管外贸工作的职务便利,帮助不法商人获取国家巨额补贴,并收受这些商人的巨额钱物。

年逾六旬的她谈到自己当时的心态说,觉得离退休不远了,想攒一大笔钱,让退休生活有个“保障”。而她口中所谓的“保障”,实质上是其正当收入远远无法承受的奢侈物质生活。

究其原因,在于何为理想信念精神之钙长期流失,没有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却用过度物欲来填补精神上的空虚,长此以往,致使“有权不用、过期作废”“最后捞一把”的意识在退休前占据了主导地位。于是,她对手中的权力愈发眷恋,权力变现的欲望和不法商人的“围猎”一拍即合,很快形成了一个权钱交易的利益圈,这不仅让她身陷囹圄,还让重庆的外贸事业蒙受了巨大损失。此外,几年来,何为随意利用手中的权力介绍、推荐利益关系人,并安排下属给企业谋利,整个过程缺少及时咬耳扯袖和监督制止,这让她从一开始收受钱财后忐忑不安,到后来一步步走向肆无忌惮。

何为案有“59岁现象”的心理特征:认为权力即是金钱,不把权力的有效期用足就白干了;以为退休了就等于进了保险箱。但是,所有党员干部必须清醒地看到,党中央对于反腐败没有禁区,不设上限,无论级别多高,无论退休与否,只要触犯党规党纪,一律受到追究,倪发科、郭永祥、陈柏槐等一批高级领导干部被查处时都已退休,那些揣着侥幸违纪,寄希望退休等于“平稳着陆”的美梦该醒了。

查处不是目的,更重要的是把全面从严治党落实到对党员的日常管理中,让严守党规党纪成为全体党员的行动自觉,始终绷紧纪律这根弦。因此,各级党组织要把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切实扛起来,紧盯身处重要岗位、临近退休的领导干部的思想和生活状况,对于朋友圈混乱、生活奢靡等反常现象和问题线索反映,要早发现、早提醒、早处理,防止小问题变为大问题;对于那些不收敛、不收手,一意孤行搞权力寻租,损公肥私的违纪行为,要严肃查处,绝不姑息。坚持标本兼治,用实的举措将严的要求落实到党员干部的平时管理中,这样才能从源头上遏制“59岁现象”,确保党的事业平稳健康有序推进。

 

 

 

“能人”院长陨落记

 

——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、院长李剑平案件警示录

 

违纪事实

2017年3月,重庆市纪委对南川区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、院长李剑平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。经查,李剑平违反廉洁纪律,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;违反生活纪律;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,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收受巨额财物。李剑平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 

忏悔书节选

提笔写这忏悔书的时候,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,我心绪难平。是什么让我变成让人唾弃的贪腐分子?是什么让我在职务犯罪的深渊越滑越远?是什么让我从一名受人尊敬的医生,一家国有三甲医院的管理者成为一个罪人?我也一直在拷问自己,希望在泪水和悔恨中找到答案。

放松了学习,理想信念和宗旨意识淡漠,忘记了组织原则。我当上院长后不注重学习,思想上没能和职务上的晋升同步提高。当上院长尤其是有了一点成绩后就飘飘然,听不进反对意见,独断专行,违背了组织原则,忘记了院长的权力是组织授予的,权力和责任从来都是对等的,是组织的信任和员工的重托才有了院长的权力,怎么自己就忘了呢?

面对物欲世界心理失衡,折射出人生观、价值观的错位。对于和商人的关系,刚开始还是有所提防,开始还说借,认为钱不多,还上就行了。后来看到我说一句话他们就赚了这么多,也就心安理得不想还了。当然这些关系后来都逐渐变成朋友、兄弟伙,相互得利,形成利益集团,什么资源都可以共享。看到他们吃香喝辣大笔进钱,确实心里不平衡,又怕到时候他们翻脸不认我的既得利益,就开始开口向他们要,有了第一次,就有二次三次,一步步滑向深渊。

权力缺乏制约和监督,思想防线不牢,被人“猎杀”。权力大了,自己又从心底不愿接受制约和监督,难保不出事。在医院,院长位高权重,可以给一些人带来很大的利益,也就成了重点“围猎”的目标。同学、朋友、发小、领导的关系等如约而至,家庭和个人的各种需求总会有人提前为你想到办到。你在主城不是没有落脚的地点吗?马上有人装好房子让你去住。你女儿不是在国外读书吗?每个月的零花钱有人照顾。你老婆不是想开辆车吗?他马上买辆车挂在别人名下让你开就行了。还有自己的妹妹,认为你当了院长,有那么多关系和朋友,难道还不帮一帮自己的企业。特别是自己作风霸道,自己认定的事情,不允许别人分辩,性格太强势了,养成了这种习惯,久而久之,大家也不来给我提意见,更不用说对我进行监督。

记得我刚当上院长的时候,有熟人碰上我父母,都表示祝贺,他们口头上还谦虚说“不知道他当得好不”,但我感觉得到他们内心的高兴。现在我成了罪人,他们心中的难过我都难以想象。我有一位伯父,是我同学的父亲,一直把我当成亲侄儿来看待。记得我当院长后有一次他到医院来看病,特地到我办公室聊了大半个小时,叮嘱我“听说医院要盖大楼,你自己要当心,不要大楼起来了你倒下了”。没想到一语成谶。

这段时间以来,我思考了很多,要把医院建设好、发展好,根本还是要从内强素质抓起,也就是中央提出的“净化政治生态”。总的来说,医院的党建工作比较流于形式,虽然规定动作都做了,党章和纪律处分条例倒也学了不少,但从来没有入脑入心。主要还是我这个行政一把手、党委副书记的问题,认为党建工作只是摆设,能应付上面的各种检查就行了。长期下来,医院形成了这种政治生态环境,同志们好多事情不敢讲真话,不敢红脸批评人,只讲一团和气,对班子成员尤其是对我的监督流于形式,党政联席会也基本上是我的“一言堂”。对此,我深刻认识到良好的政治生态是多么重要的根本和保障,这是用血泪的教训得出的。

案件剖析

大学毕业后,李剑平一直在南川区人民医院工作,经过努力和钻研,业务能力稳步提升,用了近三十年时间,从普通医生一步步走到院长的位置,在他担任院长这十多年,该院飞速发展:固定资产和年均收入翻了十番,从二级乙等医院跃升为三级甲等医院,医疗人员数量扩张,医疗器械提档升级,诊疗能力大幅度加强。

对于医院的飞速发展,李剑平作出过贡献。为此,他的业务能力也得到了业内认可,获得了重庆市优秀院长称号,还有各种专家头衔。对于医院的经营管理,李剑平驾轻就熟,算得上是一名“能人”。但是,他错在因此产生了“功臣”心态:把职务的提升简单归功于自己的业务能力,忽视组织的信任和培养;把医院发展简单归功于他的一己之力,忽视了当时正值该区医疗卫生大发展的大趋势。这样的心态日积月累,导致他思想上政治上驶入了下行的快车道:只看重医疗工作者、专家、院长的身份,忘记了还是院党委副书记、一名党的干部;把党建当成副业,连民主生活会的自我对照检查材料都找人代笔,更别提严肃认真地组织和参加党内政治生活,更别提接受党内监督。久而久之,李建平政治素质一路走低,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后,面对全面从严治党的高压态势,各级党组织不断拧紧管党治党责任发条的情况下,他仍旧觉得查的严都是上面的事,不会查到自己这里来,被查了的都是运气不好,继续我行我素,不收敛、不收手,不把党规党纪当回事,收受红包礼金,在药品、医疗器械采购上违规操作,收受他人钱财,直到接受组织审查,才被敲醒,悔之晚矣。

李剑平的案例是典型的“能人腐败”:这些领导干部往往在某一领域具有很强专业能力,做出了一些成绩,但以此居功自傲,党的意识弱化,轻视思想政治建设,逃避和排斥监督。这些“能人”的陨落警示我们,身为一名党员干部,无论是在什么领域、从事什么工作,首先必须时刻铭记党员身份,首要素质是政治过硬,否则航向偏了,再优秀的舵手也到不了岸,等待他的只有翻沉。

解决“能人腐败”问题,加强党的建设是关键。党建要覆盖各级党组织,不能有空白领域,要落实到具体行动上,不能空转。尤其在医疗卫生这类与老百姓利益密切相关的领域,党组织必须更加牢固地树立党的意识,强化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,种好党建这块“责任田”,真刀真枪地把党内政治生活严起来,杜绝走过场;加强党性教育,紧抓党员的政治素质不放松,旗帜鲜明纠正重业务轻党建的错误思想;结合医疗卫生领域人员多、专业性强、群众关注度高的特点,盯紧重点岗位、关键环节,及时听取群众意见,提高对问题早发现、早处理的能力;从查处的违纪案例总结经验教训,优化体制机制,完善监督形式,扫除监督的盲区和死角,让监督探照灯覆盖全体党员,以监督的实际成效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。

 

 

仕途“不顺”奔“钱途”

 

——潼南区政府原党组成员、副区长袁国圣案件警示录

 

违纪事实

2017年6月,市纪委对潼南区政府原党组成员、副区长袁国圣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。经查,袁国圣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;违反生活纪律;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,违规办理虚假出生医学证明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。袁国圣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忏悔书节选

2017年6月14日,我被重庆市纪委宣布立案审查!那一刻,我的政治生命画上了句号!我的人生被彻底改写!我从一个副厅级党员领导干部沦为被审查对象,沦为人人不耻的腐败分子,沦为被人唾弃的犯罪分子!我犯下的错误,让自己失去了一切:自由、名誉、事业、家庭……我犯下的错误,深深地伤害了家人、亲人,让他们蒙羞并承受惨重的代价;我犯下的错误,更伤害了培养我、教育我的党组织,辜负了组织的信任,损害了党的形象!

刚到渝隆集团工作时,针对当时全国频发的交通厅厅长受贿案,我曾反复告诫自己,要以这些案件为鉴,切莫掉进“交通厅厅长魔咒”之中,切莫在油多的地方滑倒,要战胜人性的弱点,把握住自己的底线,不要让渝隆集团成为我的滑铁卢!然而,10多年过去了,我还是没有走出这种“魔咒”,一步步陷入了贪腐的泥潭里,堕入了黑暗的深渊!

当初组织上安排我到渝隆集团工作时,因为知道集团困难多、压力大,本不想去,去了也是带着情绪去工作。后来要求离开集团的愿望没有得到满足时,乃至后来晋升副区长失败后,心里的天平开始失衡,认为老实人吃亏,怨恨组织“不公”,为自己“抱不平”,我逐渐不相信组织,觉得信组织不如信自己、信关系、信金钱,决定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“谋出路”。认为既然升不了官,那就开始发财,人生必须拥有一头。想到孩子的教育、自己及家人的生老病死都需要钱,于是开始为自己的未来及退休后的生活考虑,收受钱财、红包礼金。 

金钱是万能的,这种错误观念根植于我的内心,成为我的主要追求,逐步让自己变成了金钱的奴隶,成为了贪婪之人,并最终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进行权钱交易。

2012年区县换届时,我以为自己能稳操胜券,当上副区长,结果未能如愿,就对组织心生不满。为了获得厅局级干部级别,2013年,我报名援藏,当作了自己职务升迁的跳板。援藏回来后,组织安排我到潼南区任副区长。按理说,我应该感恩组织的培养和重用,但我不仅没有感激,反而心怀不满,认为自己刚从西藏边疆回来,又被安排到重庆的“边疆”,援藏三年苦算白吃了。现在反思,还是我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出现了严重问题。我还错误地认为,要在政治上更上层楼,必须要有雄厚的经济基础作保障,即使今后离开官场,也要及时利用手中权力积累雄厚的经济基础。用金钱为人生铺路,成了我的人生追求;不信组织信金钱,成了我的人生信条。在贪欲的驱使下,我自作“聪明”,无知“无畏”,最终跌入了犯罪的万丈深渊。

案例剖析

细细翻看袁国圣的履历,不难发现他曾是一名具有强烈拼搏精神和上进心的领导干部:在渝隆集团担任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期间,大刀阔斧进行改革,带领企业走出困境,成为在全国区级政府平台公司中发行10亿级债券的第一家;援藏工作期间,为当地争取到了大量的建设资金。但是,他如此拼搏和上进,不是出于对党和人民的责任担当,不是真心为了企业和一方发展,而是将这些成绩作为自己职务晋升的筹码,与组织讨价还价,一旦达不到自己的要求,便觉得“仕途”不顺,奔“钱途”。将商品交换原则用到自己的工作中,并且发挥得淋漓尽致,这是袁国圣走上歧途的根源。

在渝隆集团工作期间,他自认为成绩突出,能够在九龙坡区换届时更上一层楼,由于未能如愿,他心理开始失衡,怨恨组织,加之看着身边很多老板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,自认为这些人的学识、能力都不如他,对金钱的贪婪越发膨胀。

同样,为了获取职务上的晋升,他主动申请援藏,回来后,组织提拔他到潼南区任副区长,他却认为从西藏这个边疆,到了重庆的“边疆”,心中的不满愈发强烈,而他口中的这个“边疆”——潼南区距离主城不到100公里。

一次次的职务调整,因为没有达到袁国圣的预期,他便在利用职权“发财致富”的路上加油快跑,用他自己的话说“既然升不了官,那就开始发财,人生必须拥有一头。”

袁国圣的问题具有一定的代表性,一些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在处理公与私这个问题上认识模糊,不能正确处理公与私的关系,于公于私都有利时,他们努力工作,当公与私发生矛盾时,他们只盯着自己的私利,让工作围着私利转,甚至不惜违纪违法,走向犯罪的深渊。

作为党的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,必须清醒认识到,只有大公无私、公私分明、先公后私、公而忘私,只有一心为公、事事出于公心,才能坦荡做人、谨慎用权,才能光明正大、堂堂正正。各级党组织在对党员干部,特别是对领导干部的日常教育中,必须重视道德的教化作用,把纪律、法律和道德的力量紧密结合起来,加强政德教育,督促党员干部不断增强明大德、守公德、严私德的思想和行动自觉,恪守立党为公、执政为民理念,严格约束自己的操守和行为,不断增强拒腐防变的免疫力,始终做到在大是大非面前旗帜鲜明,在风浪面前无所畏惧,在各种诱惑面前立场坚定。